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悦读 >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我们是“谁谁妈妈”,也是自己

作者:玲子来源:恋爱婚姻家庭·青春时间:2022-06-05 09:47:36阅读数:88

一个周六,儿子约了同学文哲一起去科技馆。一进展馆,两个爱探索的小男孩立刻被各种新科技深深吸引,几乎每个项目前他们都兴奋地流连许久。

我和文哲妈妈跟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孩子们的学习,也聊养孩子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我们自己。时至年关,这一聊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远嫁的女儿——她的娘家在四川,我的娘家在山东,都是一年难得回次娘家。这种惺惺相惜的情愫,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文哲妈激动地抱了我一下,突然说:“哦,对了,我的名字叫袁俪,以后你就叫我名字吧。”我也报上自己的名字,不禁哑然失笑,对她说:“算起来,我们也认识一两年了,竟然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文哲妈妈也笑了,说:“可不是嘛,自从有了孩子,我就成了一个没名字的人,一直被称为文哲妈妈。咱们身边常在一起的宝妈好像都这样,都是‘谁谁妈妈’,从来不知姓甚名谁,成了一帮‘没名没姓’的女人了……”

确实如此。自从有了孩子,我的圈子里大多是宝妈,各自的称呼也顺理成章成了“谁谁妈妈”,哪怕孩子们是从小一起玩大的,我们也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名。大家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因孩子而衍生的代称,全然忘记自己也是有姓名的人。

不禁想起我的母亲。数十年来,“小红她娘”就是母亲的名字,那是以我的小名而冠名的。我在家中的子女里排行老大,所以即使后来又有了弟弟妹妹,村里人还是习惯那样称呼我的母亲。以我的小名冠以娘亲的身份,陪伴了母亲大半生。

村里的母亲大都是这样,比如“石头他娘”“桂花她娘”“二美她娘”……至于真实的名字,大概除了自己和自家的人,再无人知晓。

母亲前几年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是因为她在镇上的银行办卡,存取钱需要本人签名。那时已经年近六旬的母亲,才终于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她一笔一画写得很慢,却极其专注和认真。确定自己写对了,她笑着拿给我看。那一份兴奋的笑容里,竟含着几分羞涩和小小的得意。

我夸母亲写得好,她笑得更灿烂了。我那因儿女“丢”了自己名字的母亲,终于用笔找回并记下了属于她的真实姓名。尽管依然没几个人知道母亲的名字,依然叫她 “小红她娘”,但她的名字已深深刻在了我的心里。

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妈妈成了“没名没姓”的人?她们以母爱的名义,变成了“谁谁妈妈”。甚至还有很多妈妈,不仅仅“弄丢”了自己的名字,还“弄丢”了自己,曾经无数个梦想,后来只剩下唯一一个——当个好妈妈。

《爱的艺术》里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个人能富有成效地去爱别人,他也会爱自己;如果一个人只爱别人,他就根本没有爱的能力。”作为女人,特别是妈妈,爱孩子是本能,但是,我们爱孩子的同时,也要记得爱自己一点点。毕竟先爱好自己,我们才能爱好身边的人。比如,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会有更饱满的精力去照顾自己想爱的人;照顾好自己的情绪,才能用更温和的心境去照拂自己关爱的人。

所以,因孩子而“失去姓名”的女人,都應该记得,自己也是个值得被爱的人,身为“谁谁妈妈”的同时,我们还是自己。

标签: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dacesmiling@qq.com

猜你喜欢

  • 只生欢喜不生愁

    “只生欢喜不生愁”的境界,对追求者来说,确非易事,而“几多欢喜几多愁”大约是常态——如何面对生出来的忧愁,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2022-04-29每日悦读
  • 正确看待孩子“撒谎”

    当父母第一次察觉自己身边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不点居然会撒谎的时候,心态往往都是复杂的:小小年纪居然就会撒谎了,长大以后怎么得了……我们可能会震惊、伤心、纠结、

    2022-05-28每日悦读
  • 满身山雾

    不喜欢在公共场合随便谈话的人,往往乐于野谈。野谈是一种随性的态度,不是背后说人闲话,而是朋友之间随意地聊天,无拘无束地说话。

    2022-04-29每日悦读
  • 兄 长

    如果谁面对自己的哥哥,心底油然冒出“兄长”二字的话,那么大抵他已经老了,并且他的兄长肯定更老了。几天前,在精神病院的院子里,我面对我唯一的哥哥,心底忽然冒出了“兄长”二字。

    2022-04-29每日悦读